9年前,80后小伙子朱晓龙从杭州回到东华街道上杨村。种了30多年梨的老父亲朱瑞生多么希望子承父业。朱瑞生可是远近闻名的种梨能手,曾是金灿果蔬合作社的法人代表。他种的梨连续几年获省金奖,今年,还拿到了绿色食品认证。可是在朱晓龙眼里,种梨还是逃不过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的日子,太累!回乡的日子,朱晓龙贩过水果摆过摊赶过集,需要时帮老爸和合作社跑跑销售,种梨他还下不了决心。但是他为帮老爸解决供大于求的难题,迈出了农产品深加工的步子。

  朱瑞生勤劳、懂技术,黄花梨、翠冠梨年年丰收,可是近年来黄花梨卖不完,也不易储存。眼看辛苦得来的收成腐烂,这让朱瑞生万分心痛。怎么才能不浪费劳动成果呢?朱晓龙舍不得老爸心痛。信息面广的他要酿酒!种了半辈子梨的朱瑞生知道水果可以泡酒,用来酿酒他还真不知道。“葡萄酿酒用的是压榨法,梨酒需要蒸馏法。”为此,朱晓龙跑到湖南永州学习新法高产酿酒技术。

  去年7月份,朱氏父子花了2万余元购置了锅炉、粉碎机、冷却机等酿酒设备。清洗、消毒,朱晓龙用了500余斤黄花梨只酿出了七八斤果酒。初次尝试失败,朱晓龙又去永州请教,寻找失败原因。再酿,梨子达到了理想利用效果,100斤黄花梨酿出了八九斤果酒。可是,口感上还要进一步改善。又尝试了三四次,朱氏父子把成品酒分给邻里乡亲免费品尝,200多人竟没人说不好喝。

  朱晓龙有些兴奋,为了酿造更多口味的果酒,他批量购买苹果和桃子,酿出了苹果酒、桃子酒,还有苹果梨、桃梨混合口味的果酒。

  为了方便携带,朱晓龙不仅设计了500毫升装的瓶装酒,还设计了100毫升装的小瓶酒,今年他又把果酒装进了竹筒。去年,他的果酒卖到了杭州,还卖到了福建。“去年酿成的千余斤果酒销售一空。”朱晓龙说,他把选材看得很重要。“黄花梨都是新鲜采摘的,绝不选用烂的差的果子,即便采购的苹果和桃子也不用差的。”朱晓龙坦言,他酿酒的初衷不是为赚钱,而是不让老爸的劳动成果被浪费。

  目前,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创下自己的品牌。“想要果酒成为真正的商品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,商标注册、各种证件办理都需要较大的人力财力。”